苏东坡: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。

一路奔向乡间,乡间有新茶。桃花绿水之间,唐诗宋词元曲扑面而来,让人招架不住。我很喜欢苏东坡的“休对古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”。虽然我不曾真正领略那酒的醇厚和芬芳、放达,在东坡看来酒与茶是相辅相成的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一个寂寥的秋天,身为杭州通判的苏轼离开江南佳丽地,北上移守密州,到密州后命人修葺城北旧台,其弟苏辙题名“超然”。又过了一年,暮春时节,苏轼登超然台,写了这首著名词调。

望江南·超然台作

苏轼

春未老,风细柳斜斜。

试上超然台上看,半壕春水一城花。

烟雨暗千家。

寒食后,酒醒却咨嗟。

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。

诗酒趁年华。

登上超然台,本意是超然,但又如何超然得了呢?故眺望春色,想念西湖烟雨。在清明前一天,寒食之日,是不得动火的日子,动火者非君子也。无火不茶,无法煎茶,那么就沽酒待醉吧。醒来却是清明,东坡不禁“咨嗟”起来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苏东坡是什么人?他是天字第一号“大吃货”啊。划重点,他可是创造了东坡肉的男人。所以,他怎么会不知道清明前后的茶是最好的吗?借用乾隆评价龙井茶的话“火前嫩,火后老,惟有骑火品最好”,意思是最好的茶在清明之日。寒食前后的茶都不是真正的好,一个是不到位,一个是过了头。虽然一千多年前骑火这个词还没出现,但是并不代表苏东坡不知道那时的茶最好啊。

话归正传,酒醒后他的“咨嗟”是大有深意的,是借酒消愁,想赶紧忘记了昨日的残梦,借新火翻过生命的篇章。新火并非重新燃起的火,而是在寒食禁火后点燃的火,寓意着一个新开端,句号之后的新起点。所以就有了“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”的迂回,侧面烘托自己的情绪。真切是宋人的意境。区别李白的“仰头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,唐人的爽朗率真。另有一种欲语还休。那豪迈与婉约,调适与派遣,另有深意啊!

茶已经成了忘忧草。那年,苏东坡虽已宦海沉浮,但还处在大有希望的年华。新火新茶,诗酒年华,内心热情尚未逝去。虽则几升几降,但游山玩水,焚火煮茗,当做一件乐事来对待。宋代诗人喝茶,爱茶固然是一种,但更多却是作为一种淡泊超脱的生活方式来追求的。这里,享乐与忘却的情绪交替出现。

人生之短暂容不得太多忧,一杯茶,看看花,任它时光是正流还是倒流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品茶舍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pinchashe.cn/10568.html